辣鸡百曲er日常咸(失)鱼(踪)

不要介意我这条咸鱼一失踪就是按月算啦|ω•`)

推个寒冰法师组x

卿浮雀:

王昭君x甄姬


1.北夷难得有晴朗的一天,虽说在异乡人眼中,那仍是一片冰天雪地,可在她眼里却已是无比的恩赐了。
昭君嫁入这极北之地虽已有些时日,但对这冻彻心骨的气候却还是力不从心。她时常念想着故乡,念想着故乡的四季,念想着故乡的红梅。
她记得在她还小时曾淘气攀过梅花树枝,与那点红亲密接触。
一切都只成记忆了。
来到这片常年掩埋于冰雪之下的土地后,她心中再无波澜,只剩那支梅,在心头摇曳。


2.甄宓身处一片红梅中,指尖略过层层叠叠的花瓣,冰冰凉的触感使她不觉缩回手指,呆呆地看着那嫣红。
身后又传来侍女焦急的喊声,一声声甄姬唤得她脑袋一片晕旋。
到底有多久,没人唤她甄宓?
当初又为什么会听信那些甜言蜜语来到这里?
如果这一切都没有发生,她现在是否还在那大宅里,听父母轻声唤她宓儿?
甄宓回过头,离那声音远远的。


3.王昭君听闻从南方来了一位女子。
她终日一幅泪眼婆娑的模样,遇见人便匆忙逃离。
但当昭君亲眼看见传闻中那个清冷的女子时,她正在一片牧场里轻抚羊群柔顺的羊毛。
昭君不免有些吃惊,心说这不是人间烟火的奇人,怎会被一群羊搅了心?便上前几步,却不想惊扰了羊群。
在一团团逃蹿的白色毛球中,那个女子显得惊慌失措,后退着,却又被那些奔跑的白色生灵逼回。
“别靠近我!”她冲着她喊着。“阿宓…不想带来不幸。”


4.但最终,昭君还是把她拦下了。任凭那女子怎样挣扎,她也愣是铁了心样的一把拉住她的手。
甄姬感到那人柔嫩但又泛着冷气的手心将自己紧紧裹住,宛若手上突然戴了副玉石手套,凉嗖嗖的着实让人惊讶。
也许出于对女同胞还留有一丝信任,她反过来将那手包围,用自己微不足道的温度包容它。
许久,听见昭君微颤着的嗓音轻声。
“怕是呆的久了,已经无法被温暖。”


5.“告诉我,故乡的梅花,开了吗?”
女人的友谊总是建立的莫名其妙。
自那以后,甄姬便暂时住在了王昭君家里。
某天清晨,王昭君看着窗外一如既往的寒风冷雪,落寞地问着甄姬。
“已经全开了…只是阿宓,始终不觉得那花有多么动人。”
王昭君不语,只是垂下脸来。
“等那寒梅落下之日,我便归去故里。”
终于,她吐出这样一段话。


6.许久之后,甄姬还是想回去,尽管在那里她将重归孤独。
王昭君像往常一样,守护着迫不得已守护的土地。
某天她收到来自南方某人发来的快马,越过千里,却只带来一株开得正盛的红梅。
马上那人颇为不满地盯着那树红色,摇来摇去也看不出这东西的珍贵之处,递给昭君时正眼都懒得瞧,显得格外不耐烦。
也对,谁千里送梅花也会觉得气。
昭君心想着接过那植株,忽然瞥见枝桠上挂着张字条——
待这寒梅落下,就请你回家。


7.秦地与北夷自古便不太平。
两方似乎都想有个了断,终于在某一天,战争悄然打响。
在这乱世下谁也不会注意到一个女人的消失,谁也不会注意到一个失宠的女人的消失。
那个女人逃出了她所在的阵营。
甄姬在赶。
她要赶在还来得及之前到她所思的那个人身边。
尽管连她自己都知道,
可能已经来不及了。


8.冰棱刺穿敌人的胸膛。
一双青蓝色的杏眼染上戾气,手中法杖挥舞,在空中挥出阵阵气爆,。
寒风将冰雪打磨的更利,如战士的利剑,随着气流向着人们扑去。
她一甩沧蓝色的长发,几根发丝飞舞被汗液粘在脸上。白色的战服被鲜血浸成殷红色,因氧化而变得乌浊的地方倾刻便又镀上一层新鲜的血液。
“女流之辈,不足挂齿。”
她听到身后传来声响,回身却重重摔倒在地上。
瞳孔猛地扩大,感到胸口前久违的温热喷涌而出。


9.甄姬打量着北夷。
积雪染了血迹,硝烟在远方升起,敌人的铁骑刚刚从这里杀戮而过,留下一片狼籍。
她看到那个熟悉的身影。躺在血红之中,只剩胸口有微弱的起伏。
她将那人搂在怀中,鲜血便在身上蔓延开来,血腥味呛得甄姬一阵作呕。
“宓…阿宓。”
怀里人气若游丝地小声呢喃,引得甄姬眼角湿热滚出眼眶。
那人用手抚摸她身前的殷红,喃喃地开口。
“这是…故乡的红梅吗。”
“傻瓜…!……那不是…”
怀里那人闭上了眼睛,一行清泪顺着眼角落下,嘴唇蠕动断断续续吐出绝唱。
“真好啊…阿宓。终于,看到了故乡的春天……。”
那人没了生息,恍若戛然而止。
风雪已停,没有一丝声响。
只剩尖叫与嚎啕。


10.甄姬凭着记忆来到王昭君的住处,唯一和印象中不一样的是一树红梅。
已到凋败之时,寒风一过,万花摇缀。
又有多少嫣红随着那风去了?
甄姬不知,可能也只有那风知道。


她抚着那树,看着漫天滂沱的红色。
“…寒梅已落,你又在何处。”
“果然…先爱上的那个人…是输家。”

评论

热度(51)

  1. 辣鸡百曲er日常咸(失)鱼(踪)卿浮雀 转载了此文字